【拍蝇记】渣土车里的“生财之道”

翻开慈溪市现代农业开发区保安应急中队中队长宓云迪的“生意本”:短短20个月,49笔“无本生意”,“净赚”200来万!如此“生财之道”令人瞠目结舌!

“一个保安队长,编外人员身份,短时间内受贿次数之多、金额之高,还真是从未见过,单笔10万元以上的就有4次!”回想起这个案子,办案组的同志们仍觉荒诞不经。

变“土”为“宝”  渣土中有“黄金屋”

每次带着队员们在园区巡逻的时候,宓云迪看着路上那些深深浅浅的渣土车车轮痕,就会不自觉地数起车痕的条数来,“这条90块,这条150块……”,数着数着都能偷笑出声儿。这一条条车痕里尽藏着他引以为傲而又不为人知的“生财”秘密。

2018年11月,宓云迪晋升为慈溪市现代农业开发区保安应急中队中队长,负责开发区内治安巡控,包括非法倾倒管控、道路车辆检查等。其实早在2017年下半年,还只是分队分队长的宓云迪就利用起自己手中小小权力,念起了一本变“土”为“宝”的“生意经”。

那天,渣土车老板尚某的渣土车不小心拉断了园区里的监控线。宓云迪驱车前往现场处理,正巧遇到了路过的正大桑田公司工作人员黄某某。

“公司背面靠近海塘,地势低,下大雨的时候雨水倒灌真是头疼啊,有没有土可以填一下?”黄某某正挠着头皮发愁。

宓云迪望了眼旁边卡着监控线的渣土车,灵光一闪,“倾倒渣土可以赚钱!”便立刻查探了该公司需要填土的位置是否符合倾倒条件,确认没有问题后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回头又同渣土老板尚某达成了“合作”——收取90元一车的“好处费”。

第一次的“无本生意”就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来到了宓云迪的眼前!填土报告、敲章审批、车辆入园、渣土消纳证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熟络的人际关系,宓云迪一手包办了所有手续,并为渣土车辆在园区内的通行提供绝对方便。1400车渣土顺利倾倒,12余万元的“好处费”就这样在几趟简单的走动中轻轻松松进入了宓云迪的腰包。“讲义气”的他把其中的37000元给了提供渣土倾倒“下场地”的黄某某。

“这笔生意,没有我的话,他们也是做不成的。”小小保安队长的位置竟也能成为如此无本万利的“肥差”,这让宓云迪彻底蒙了心智,在“以权谋私”之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大肆敛财挥霍  违规偷倒又何妨?

为了更好地发展“生意”,利欲熏心的宓云迪一边积极“打点”线上领导为自己办理渣土回填相关手续、渣土车辆放行等事宜上一路“开绿灯”,一边挖空心思拓展上下线“业务”。安排倾倒下场地、办理手续、疏通关系、“照顾”渣土车队通行,甚至掩护违法违规偷倒渣土泥浆,凡是能嗅到些铜钱味的,宓云迪一个都不放过,大肆敛财,赚得盆满钵满。

渣土车公司老板们似乎也都知道保安队长宓云迪跟园区领导交情好,说话管用,能帮助他们去运作协调相关手续,园区内渣土车辆的出入也都由他管着,根据不同倾倒成本收取每车70元到300元不等的“好处费”也标得“合情合理”。在渣土车老板们的用心、宓云迪的有意下,双方成为生意上的“好伙伴”。其中,从事土方回填生意的老板陈某某的名字贯穿了宓云迪受贿历程的始终。

2017年底经人介绍,第一次见面陈某某就摸清了宓云迪的来路,没过几日陈某某就在宓云迪的银行卡上打入3万元“预付款”,寻求今后渣土倾倒上的便利。

面对陈某某的“投之以桃”,宓云迪“报之以李”。一年时间里,宓云迪为其找寻园区内倾倒渣土的场地4处、开具开发区土方接受证明、打点园区内车辆通行、介绍渣土车队到其承包的倒土场倾倒渣土……事后陈某某总能及时通过银行转账将一笔笔“好处费”打入宓云迪的户头。为了获得持续关照,陈某某一次性向宓云迪送出10万元以上的“好处费”就多达4次。

对于陈某某的“懂事”,宓云迪始终是直接笑纳。2017年11月至2018年10月,宓云迪非法收受陈某某送予的“好处费”17次,总额高达120余万元。

为了敛财,宓云迪肆意妄为地干起了违规违法的“勾当”,帮助、掩护渣土车老板们偷倒渣土泥浆,全然无视偷倒所导致的不可逆转的环境污染后果。他帮助陈某某在园区一废弃水塘中违法偷倒1200车泥浆,每车收受“好处费”150元,共计收受18万元;帮助杨某某在园区“物色”三个场地,未经任何审批程序,违规倾倒渣土近2000车次,共计收受“好处费”50余万元……高额的回报和老板们灯红酒绿的生活姿态,让宓云迪迷失了自我心智,将大把大把的“好处费”用于吃喝玩乐、肆意挥霍。

黄粱一梦渣土车牵出3人窝案

2019年8月25日,收到宓云迪有关问题线索后,慈溪市纪委市监委迅速成立了核查组进行进一步调查。

随着调查的深入,渣土车里隐藏的秘密也逐渐浮出水面。2017年11月至2019年6月,宓云迪在任慈溪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杭州湾现代农业开发区分队分队长、慈溪市现代农业开发区管委会保安应急中队中队长期间,利用其道路车辆检查、非法倾倒管控等职务便利,为从事倾倒渣土生意的杨某某、尚某等多人在渣土清运、消纳、泥浆偷倒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尚某等多人送予的人民币共计1965960元。

小小保安队长  何来“一手遮天”之能耐?是否还存在其他利益输送?

蚂蚱同藤,抱团取暖,查出一个、挖出一串。以宓云迪的违法案件为主线,慈溪市纪委市监委顺藤摸瓜,牵出了一窝“蛀虫”。分管领导慈溪市现代农业开发区管委会委员、副主任冯某,工作人员许某某等收受他人钱物的事实被一一查实。

宓云迪更是充当了官员与老板间非法利益输送的“中间商”。手中没有审批权的他千方百计寻找权力寻租空间,第一个目标就是其顶头上司许某某。渣土倾倒的土方接受、场所消纳证明需要通过许某某办理,渣土倾倒前的现场踏勘也需要许某某出面签字。宓云迪对许某某的出手极为阔绰,钱财之事,有求必应。

而作为分管领导的冯某,明知许某某和宓云迪的腐败行为,不但没有揭发,也不引以为戒,反而“有福同享”,为老板与宓云迪的权钱交易拉起了皮条,大搞利益圈子、攻守同盟。短短一年内送予宓云迪好处费高达120余万元的老板陈某某便是冯某牵头介绍认识的。

几个渣土车公司老板,通过打点几十万元,便买通了上至市管干部下至保安队长的一干3人。“横行”于园区的渣土车,载着“生财”的秘密,却是黄粱一梦,最终“撞翻”了这一班人。

2019年12月10日,宓云迪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2月28日,宓云迪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2万元。

留置期间,每每想起立志要当警察的儿子,宓云迪便泣不成声。“我愧对国家,愧对领导对我的栽培,让我坚守重要岗位,我却用它来犯罪,给国家带来损失,我真心悔罪。”宓云迪在忏悔书中如此写道,但人生只有一次,走错难以重来,这样的悔悟终究是来得太晚了。(宁波市纪委市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