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蝇记】他是自家兄弟,绝不会出卖我的……

 


洪旗明,舟山市嵊泗县投资促进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乡科级正职),曾任嵊泗县风景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嵊泗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务。2019年8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2019年11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法院审理查明,洪旗明利用职务便利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126025元及价值6000元超市购物卡。2020年3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这钱就当是给我的辛苦费吧”

 

2014年,嵊泗县在花鸟岛打造“定制旅游”样板,由嵊泗县风景旅游投资公司委托上海某科技公司开发一款旅游平台软件。为了解软件的研发进度,时任嵊泗县风景旅游投资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洪旗明专门赴上海实地调研,并与科技公司的业务人员洪某共用晚餐。

 

看似寻常的一顿饭,却成了洪旗明抱怨、诉苦的发泄场,洪某马上心领神会,将装着2万元现金的手提袋塞进了洪旗明的“口袋”。这是洪旗明第一次拿钱,有点忐忑不安,可转念一想,身为“一把手”,多年扎根小岛,吃苦在前,这点“辛苦费”是他应得的。最终,2万元的“辛苦费”轻松击垮了一个侥幸者的心理防线。

 

“我只和一个包工头有来往”

 

工程建设领域向来是高风险的代名词,曾任嵊泗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的洪旗明,对这一点尤其能够周悉洞见:“如果我不在这个重要位置了,还会有多少人来‘串门’。他们看中的不就是我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吗?”确实,随着职务的不断提升,围猎洪旗明的包工头也越来越多,但真正能走近他的却寥寥无几。

 

“在这个岗位上出事的人太多了,我心里非常清楚,那些包工头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除了工作上的正常联系,生活中我和他们保持‘绝对距离’。”一说起如何处理政商关系的话题,洪旗明就一脸严肃,表现得正气凛然。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他自欺欺人、掩人耳目的把戏罢了。

 

审查调查发现,长期以来,洪旗明与本地包工头林某“亲密无间”,吃饭时,林某总是抢着付钱;手头紧张时,林某非常“贴心”地送钱上门;就连外出旅游,都是由林某跟着买单。

 

“他和别人的最大不同,就是行事低调口风紧,跟我跟得特别紧”,据洪旗明交代,他和林某早在十几年前就认识了,对他的为人也比较清楚,自从当了住建部门领导后,林某就以各种理由频繁地赠送礼金、礼卡、香烟等,“时间久了,我和林某的关系就像自家兄弟一样。林某也通过我方方面面的关照,在承接工程项目上得到了不少好处”。

 

“这种事情又没证据,组织很难掌握”

 

“在被留置之前,组织和领导好几次找我谈话,当时我还不承认,认为收钱这种事情又没有证据,组织很难掌握,我欺骗了组织,欺骗了领导,辜负了大家对我的信任,最终作茧自缚、自食其果。”正如洪旗明在忏悔书上所言,面对纪检监察机关的一次次谈话询问,洪旗明都信誓旦旦地向组织保证“没有问题”。

 

2019年6月,洪旗明为归还信用卡债务,以借为名要求包工头林某替其还欠款23400元。为逃避组织审查调查,洪旗明要求林某将钱款汇入其同学唐某的银行账户,并与唐某串通隐瞒这笔钱的实际来源和用途。唐某收款后,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汇入洪旗明银行账户。

 

同年7月,当洪旗明得知省委巡视组要进驻嵊泗后,他担心自己的“经济问题”暴露,便火急火燎地开始处理“善后”。他把包工头林某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将5万元现金退还给林某,“我以为只要钱退了,就可以当没事发生一样。况且林某跟了我这么多年,是绝不会‘出卖’我的。”

 

以权相交,权失则弃。就在洪旗明被留置后不久,林某也被嵊泗县监委留置讯问,“忠诚的提款机”一五一十地向办案人员坦白了两人的所作所为。

 

事实证明,再高明的手法也难以掩盖违纪违法的事实。“我已经没有资格再成为这个组织中的一员,这枚党徽我再也没有资格所拥有、佩戴了。”洪旗明在忏悔书中写道。(舟山市纪委市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