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隐藏"的工资

“我们村樊某家有人上班领工资,他们家为什么能被评上低保……?”今年9月,安吉县上墅乡纪委书记陈学兴收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信,反映该镇某村民违规享受低保政策。

不足30字的信件,除了樊某的姓名外,连村名都没留下一个,这信怎么查?收到信件的陈学兴一时犯了难,但是信访内容涉及扶贫领域,上墅乡纪委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启动了核查程序。

“这是全镇7个村96户低保户名单,相关台账材料也都在里面。”在镇社会事务办,陈学兴很快调阅到了全镇低保享受清单,一个村一个村查阅,一个名字一个名字核对,果然,当翻阅到该镇田垓村的清单时,被反映人樊某的名字赫然在列。

通过查询樊某《社会求助申请表》等资料,樊某属于肢体残疾,无收入来源,女婿打工,女儿无业,两人生育两个孩子,名下无轿车等高消费品,申报收入为每月3500元,经审核,樊某家被列为收入型贫困户,每月可享受1700多元的低保救助。在登录低保审核系统后,亦未发现樊某及家人银行账户有持续的资金进入等异常预警信息。单从审核资料和低保审核系统看,樊某家的低保应该不会有问题。

那群众的举报又是怎么回事?

“工资会不会发现金?”在内部讨论会上,大家展开了热烈讨论,分析可能存在的风险漏洞,并决定由乡纪委和乡社会服务办人员组成联合监督组,直奔樊某家开展调查工作。

“你们要这么认真,那就取消我的低保资格吧!”当调查组找到樊某,要求其对家庭收入情况进行说明时,自知无法隐瞒的樊某当即提出同意取消低保资格,但是对其女儿女婿的工作单位、工资收入等情况并不愿意多提,对调查组的询问也大多是以岁数大了记不清等言辞应付。

“低保可是有严格的审核标准的,我们必须按要求认真对待!”在入户调查时,陈学兴拿着相关文件资料,耐心细致地向樊某讲政策、做工作,表示开展扶贫监督绝不会随意取消个人低保资格,更不会降低标准让不符合条件的人员违规享受低保救助。

“这……我们家确实有人在上班的。”在深入的政策讲解和思想引导后,樊某不得不承认女儿女婿在外务工的事实。原来,樊某的女婿一直在离家较远的某私人作坊打工,工资按件计算,不久前,樊某的女儿跟随丈夫在该厂做帮工,两人每月工资在5000至8000元不等。同时为了规避收入被低保系统监控,樊某女儿女婿与企业主商定每月工资以现金形式发放。如此一来,樊某家的家庭收入就这样被隐身了,也成功躲避了低保审核系统的监管。

“你们家的收入已经超出人均873元的标准,不符合低保救助的条件。”2020年9月,上墅乡社会事务办以家庭收入不符合低保享受条件为由取消了樊某家的低保资格,并于今年10月起停发了樊某家的低保补助金。

(湖州市纪委市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