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蝇记】 “热心肠”的背后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帮你解决!”在湖州市吴兴区环渚街道万安村,原村委会主任韩贤伦“热心肠”“爱帮忙”是出了名的,但被韩贤伦热心“帮助”过的人却大多有苦难言,因为有个有着“好名声”的村主任其实有着一张“红白脸”。 

先整改再扩建,一颗“定心丸”价值15 

2013年,万安村村民沈水林申请到了125平米的建房许可,但在建房过程中却因擅自扩大建造面积而被环渚街道工作人员叫停,沈水林找到村主任韩贤伦寻求帮助。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来解决。”韩贤伦给沈水林吃下了一颗“定心丸”。随后,他立即同街道办事处对接相关事项,并根据街道办事处的整改意见指导沈水林对扩建房屋进行整改,在韩贤伦的“热心”帮助下,沈水林很快就完成了对扩建部分的整改,建好的房子也顺利通过了验收。 

沈水林被叫停的房子在韩贤伦的帮助下顺利建好了,原本以为事情便到此结束了,不料韩贤伦又提出了进一步的“帮助计划”,他提醒沈水林:“再建的话,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有了之前的顺利验收,沈水林对韩贤伦的能力更加认可了,他“心领神会”地在验收通过的房子周围悄悄进行新一轮的扩建,而韩贤伦则在此期间,刻意与当时环渚街道分管城建的副主任施某某(已另案处理)成了“茶友”“牌友”,面对韩贤伦“网开一面”的请求,施某某最终选择了默认,而沈水林的新房也随之大了一圈又一圈。 

心里美滋滋的沈水林并没有想到,韩贤伦一路的热心“帮助”其实早已标好价码。 

2013年年底,在韩贤伦的指使下,同村的沈某某找到了沈水林:“韩主任为了你家造房子帮了这么多忙,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

对于沈某某的话,起初沈水林非常认同,韩贤伦的确帮了大忙,表示表示也是应该的,可令沈水林料想不到的是,这一笔“表示费”竟然高达15万元!他更没料想的是,韩贤伦握住了他房屋违建的把柄,若不按要求“表示表示”,他新建的房屋将面临被拆除的尴尬,于是在韩贤伦以一张欠条换来了沈水林的15万元人民币。 

先造摩擦后调解,一场“及时雨”获利七十余万 

“为了不影响你们生产经营,我帮你们去调解的。”2014年6月,韩贤伦主动找到湖州某化工企业负责人,表示愿意帮助企业调解一桩已经影响到该企业日常生产的纠纷。 

原来,自2014年2月以来,万安村村民徐某某一直以这家化工企业处理废水废渣对当地环境造成污染为借口,通过拨打12345市长热线、赴杭州举报等方式进行恶意举报。在对企业进行走访后的7天,韩贤伦便带来了“好消息”:“他保证不再闹了!以后你们可以放心地生产经营。”而正当企业主起身要表示感谢时,原本的一场“及时雨”完全变了“味”,韩贤伦说:“你们今年先付给他25万,以后每年给他15万,我都跟他讲好了,你们放心吧,以后不会骚扰你们了。” 

企业主万万没想到韩贤伦带来的“好消息”代价竟如此之高,但为了及早摆脱徐某某的纠缠,再权衡再三后,该企业还是答应了韩贤伦的要求。而当案件查明后,真相则更令人咋舌,原来徐某某之所以频繁恶意举报,完全是出于韩贤伦的幕后指使,而该企业所付的钱,最终也大多进了韩贤伦的口袋,金额竟高达70余万元。上门服务、调停、和解……,不过是韩贤伦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煽动上访再调解,为了钱他几近疯狂 

2017年,吴兴区开始对环渚街道的城中村进行改造征迁,对此韩贤伦无比期盼,他幻想着通过拆迁谋取更多私利。但由于万安村位于环渚街道最北部,究竟会不会征迁,什么时候征迁,成了韩贤伦求之不得的心事。 

苦思冥想的韩贤伦终于在2018年3月想出了“办法”,作为村主任,他竟煽动村民上访,他哄骗村民:“只要你们闹得凶,政府就会考虑给万安村拆迁。”而在他的煽风点火下,万安村村民果真开始不断上访。正当环渚街道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焦头烂额之际,韩贤伦再一次粉墨登场。 

“只要政府承诺,将万安村纳入拆迁范围,我来做村民的思想工作,保证他们不会再无故上访……” 

面对韩贤伦近乎异想天开的说辞,环渚街道非但并没有采信,而是立刻调集干部入村入户开展走访,了解具体情况并进行相应的政策宣传,过程虽艰辛,但群众心里却敞亮了,不再受其裹挟。而韩贤伦煽动村民上访的行为却已严重违反了治安处罚法。 

自作聪明的韩贤伦将一出“红白脸”演得炉火纯青,却忽略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纸包不住火,随着环渚街道纪工委、监察办公室和公安部门的介入,韩贤伦费尽心机的表演终于走到尽头。 

2019年3月,韩贤伦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同月,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韩贤伦犯敲诈勒索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湖州市纪委市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