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检查牵出一个暖心故事

“以后……下大雨……不怕了。”当安吉县报福镇纪委书记、监察办主任欧冬生带着暂住在外的任锋锋回到“家”的时候,他兴奋地围着新房绕了几大圈,摸着一面面厚实的墙壁,憨憨地朝着欧书记笑着说道。

去年冬天,报福镇纪委扶贫领域专项监督检查小组来到洪家村走访困难群众。“这家人都有点‘搭不清’的,也是怪可怜的。”洪家村坞口头自然村村民指着一幢老土房告诉检查组,土房里住的是任锋锋一家四口,父亲任文成因十几年前的一次意外,脑部受伤而成为了三级智力残疾,一家人全指着任文成的低保过日子。

“但清单上明明是一个人有智力残疾,怎么到了村民口中就变成了全家?”带着疑问,检查组来到了任锋锋家。眼前这幢建于四十年前的老土房,墙体已裂了几道口子,头顶的瓦片也能透着光亮,屋内更是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欧冬生说:“一家人都只是呆呆地朝我们看着,攀谈几句后,我就发现村民的话可能并不假。”

微信图片_20200615173647

检查组立刻找到当地镇村干部了解情况,没想到镇村干部诉起了苦衷:“欧书记,我们也想带他们去做智力鉴定,但是任家不愿意啊。”据他们介绍,任锋锋及其家人对智力鉴定很反感,固执地认为智力残疾就是傻子。而危房改造事项,根据现有政策县、镇两级危旧房改造补助合计仅有3万元,资金缺口甚大。

智力鉴定不配合、危房改造缺资金,任锋锋家似乎看不到半点希望。“脱贫攻坚,有困难才需要我们去攻坚,任家的危房今年一定要扒了重建。”在镇里的扶贫攻坚大会上,欧冬生向镇村干部下了“死命令”,谁不作为就问责谁。而这个“死命令”既是下给镇村干部的,也是下给镇纪委的。

为了能让任家改变现在窘迫的生活现状,在镇纪委的指导建议下,决定实施“先做鉴定、再改危房、后谋就业”三步走的扶贫帮扶措施。“做了鉴定,我们才能有更多的政策照顾嘛!”“门口邻居都这么好,哪里会有人看不起你!”……为了打消任家的顾虑,镇纪委与镇村的干部一起一次又一次地上门做起了“说客”,把邻居的态度、鉴定的好处一项一项反复地向任家人做了说明。、

微信图片_20200615101535

“你们肯定不会骗我们,鉴定我们去。”将心比心,最终任家人同意了做智力鉴定。2020年1月,任锋锋及其母亲被鉴定为智力四级残疾,当月就申报了低保,全家每月可享受低保救助、残疾人护理补助等费用3492元。而其弟弟任路路的鉴定也已于6月11日进行,目前正在等待鉴定结果。

 危房改造是更大的难题。为了筹集到危房改造的资金,镇纪委的干部与镇村干部一起把住建、民政等所有条线的政策都研究了个遍,各职能科室跑了不下十余次,经过大家逐条逐项比对,先后又梳理出残联残疾人危房改造补助、慈善总会残疾人分会救助等多条补助政策。“没想到有这么多爱心人士捐款捐物。”欧冬生说,在争取政策的同时,报福镇内爱心人士、企业家也纷纷伸出援手,最终,危房改造的资金全部筹集到位,资金使用也确定由镇、村、村民代表、爱心人士共同参与监督。

 

4月20日,这幢“刺眼”老土房终于被推倒了,现场尽是舞动的挖机、忙碌的工人和憨笑的任家人。

微信图片_20200615101525

但是,扶贫之路并没停止,还要为任家人谋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我们厂也真没适合的岗位。”“来了我们也不好管理啊。”……为了帮任锋锋找工作,镇纪委与镇村干部一起走访不少企业,但大多一听情况介绍就婉拒,少数同意接收的也都因为任锋锋个人原因干不了而辞了工。经过层层筛选和反复沟通,最终本地一家手工企业愿意接收任锋锋做学徒工,在大家的共同帮助下,1个多月来,任锋锋逐渐适应了工作环境和工作强度,很有可能在此获得工资收入补贴家用。

欧冬生说:“做了智力鉴定、盖了新房、当了学徒工,任家人这大半年来的变化是我们乡镇脱贫攻坚取得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当然,任家人的脱贫不会一蹴而就,更不会一劳永逸,作为乡镇脱贫攻坚的监督领导,对他们的帮扶将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