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人手记】20万元的“山庄管理费”去哪了?

今年1月,我们启动了对横柏村的农村基层作风巡查工作,在查账过程中,一张内容为“20万元山庄管理费”的收款收据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张付款方为广兴矿业的收据开据时间为2016年2月,而村财务的入账时间却是2017年2月,更为奇怪的是如此大的金额竟然采用现金收款。而在核对银行交易明细时,我们发现这笔20万元的现金,从来就没有存入过横柏村的银行账户。凭着职业的敏感,我预感到这20万元很可能是中途被挪用了。

 “怎么会这样,应该是写错了吧。”面对我们的问询,横柏村村出纳李燕萍涨红了脸显得特别紧张,怎么也解释不清这收据的具体情况。

“这钱到哪去了呢?”带着疑问,我们又对横柏村的财务账进行了系统的检查,很快,一张“退回保证金20万元”的财务凭证出现在大家面前,收付款方依然是广兴矿业。金额一样,对象一样,交易方式也一样是现金,随着检查的深入疑点也越来越多。

“想起来了,这个钱是和广兴矿业的往来款。”看着我们好不容易找出的“线索”,李燕萍兴奋得大叫起来,她坚称第一张收据的时间是自己笔误,并逐步回忆起两张等额收据的来龙去脉。

原来,早在2015年9月,广兴矿业因开发建设,需向横柏村某村民小组租用一集体山林,由横柏村代收20万合同保证金。2017年2月,租用协议无法达成一致而取消,横柏村应退回代收的20万保证金。而当时,广兴矿业在其他经营项目上正好拖欠了村里20万元的管理费,按照双方商定,20万元的保证金直接冲抵拖欠的管理费。

“问题就出在这里。” 李燕萍边回忆边翻找着财务凭证解释道,收据是2017年2月合同取消的当天开据的,写成2016年是自己笔误造成的。

“莫非真的是误写?”带着疑问,我们巡查组又兵分几路,分别前往涉事村民组、广兴矿业公司等地,调取了各方保存的租用合同、山庄管理费结算清单等附件材料。在一番详细调查后,事情总算水落石出。

经查,李燕萍确实是因为粗心大意错将2017年写成了2016年,而且在账务处理中,简单地认为保证金冲抵管理费是一收一付的现金收付行为,从而出现了账务处理错误。

“感谢你们的认真,帮我理清了这笔糊涂账。”谈话提醒时,李燕萍对自己的粗心连声自责。而我,却为这次乌龙事件长舒了一口气。(安吉县孝丰镇纪委书记、监察办公室主任 周长青)